不限
热门关键字: 典当行业 ? ? ? 典当管理办法 ? ? ? 入会申请 ? ? ? 协会介绍 ? ? ?
您现在位置:典当学堂>典当案例>浏览文章

大连瑞银典当行《房地产借款合同》(2014)

2016-11-29 9:10:05点击数(0)已有0人评论 加入收藏

? ? ? ?【案号】(2014)大民三终字第147号

  

  【原、被告】


  上诉人(原审原告)大连瑞银典当有限责任公司。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兰树华,女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张晓艳,女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赵敏,女

  

  上诉人大连瑞银典当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瑞银公司)因与被上诉人兰树华,被上诉人张晓艳,被上诉人赵敏典当纠纷一案,不服大连市中山区人民法院(2013)中民初字第3456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受理后,依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上诉人瑞银公司的委托代理人崔斌、乔玉刚,被上诉人兰树华及其委托代理人陈红光,被上诉人张晓艳,被上诉人赵敏的委托代理人耿景艳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查明,案外人张志弘于2012年4月12日死亡,被告兰树华系张志弘的前妻,被告张晓艳系张志弘的女儿,被告赵敏系张志弘的母亲,张志弘无其他第一顺位继承人。2011年6月16日,借款人张志弘与原告瑞银公司签订了《房地产借款合同》,约定张志弘向原告借款40万元,月综合费用2.7%、月利率0.3%,借款期限自2011年6月16日至8月15日止,实际借款起算日以借款实际发放日为准,借款人所欠债务的有效凭证以抵押权人所发放的《当票》为准,并约定以位于大连市中山区捷山街17号3-6-3号的房屋作为抵押;2011年6月17日,双方办理了该房屋的抵押登记手续及他项权证;2011年6月18日经张志弘授权,案外人王琴取走了389200元(扣除当月的综合费10800元),原告出具了当票,写明典当金额为40万元,当月综合费用为10800元,实付金额为389200元,典当期限自2011年6月18日至2011年7月18日;2011年7月18日,原告又向张志弘出具了续当凭证,续当期限自2011年7月18日至2011年8月18日;2011年9月2日、2012年1月4日,张志弘先后两次向原告出具承诺书,表明愿意归还借款及利息。截至2011年12月18日,张志弘又陆续向原告支付了5个月的综合费和利息,共计6万元。另查,张志弘从原告处借款时,并未得到被告兰树华的同意,案涉房屋抵押登记的办理,系张志弘主动挂失了在被告兰树华处保管的房屋产权证照,并利用虚假的离婚证及离婚协议而为,后大连市中山区人民法院作出(2011)中民初字第3160号民事判决书,认定案涉借款合同中关于上述房屋的抵押条款无效,该判决已经发生法律效力。

  

  再查,张志弘与被告兰树华于2013年4月签订了离婚协议,同月,张志弘伙同案外人王琴使用虚假证明材料骗取被告兰树华的居民身份证被公安部门发现,并于2011年5月12日接受了公安行政处罚;2011年8月8日,张志弘与被告兰树华在大连市中山区民政局办理离婚登记,并签订离婚协议,协议约定位于大连市中山区捷山街17号3-6-3号的房屋归被告兰树华所有,双方无债权债务处理。2011年8月11日,双方对离婚协议进行了公证。

  

  原审法院认为,原告瑞银公司与张志弘签订的借款合同,约定了抵押借款的方式、借款的综合费率等内容,并出具了当票,名为借款实为典当,虽该合同中的抵押条款被确认无效,但该部分的条款的无效不影响合同中其他条款的效力,故本案应以典当纠纷进行处理,当票应认定为付款凭证,当金应当以当票记载的金额为准,提前扣除月综合费率符合有关法律规定,双方合同约定的月综合费率2.7%和月利息0.3%也不超过《典当管理办法》的有关规定,故典当金额认定为40万元;原告主张自2011年12月18日欠付综合费率和利息之日起至原审法院开庭审理时,共计23个月的费利276000元,于法有据,原审法院予以支持。原告主张上述借款应作为张志弘与被告兰树华的夫妻共同债务处理,虽案涉合同签订于二人离婚登记之前,但从合同的签订过程和二人的离婚过程来看,张志弘与原告签订合同时,已明确为个人债务,无法证明被告兰树华有与张志弘共同举债的合意,也不能证明该笔借款用于夫妻共同生活,故该笔借款不能作为夫妻共同债务处理,被告兰树华不应承担共同还款的责任;原告主张借款系因共有的不动产产生的债务,应由共有人承担连带责任,因该笔借款并非因不动产产生的纠纷,故原告的该项主张,原审法院不予认可;张志弘死后,被告赵敏、被告张晓艳作为其第一顺位继承人,均不放弃继承遗产,依法应当在继承遗产的范围内承担还款责任,故原告的该项主张,原审法院予以支持。综上,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六十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二十四条、《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第十条、第三十三条、参照《典当管理办法》第三条、第三十条、第三十八条之规定,判决:一、被告张晓艳、被告赵敏在继承张志弘遗产的范围内偿还原告瑞银公司借款人民币400000元;二、被告张晓艳、被告赵敏在继承张志弘遗产的范围内偿还原告综合费用及利息共计人民币276000元;三、驳回原告其它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10560元,由被告赵敏、被告张晓艳共同负担。

  

  宣判后,瑞银公司不服原审判决向本院上诉称,1、案涉债务产生于兰树华与张志弘夫妻关系存续期间,兰树华应当承担还款责任;2、兰树华对案涉债务是知情的,其与张志弘离婚是恶意逃避债务。综上,请求二审法院依法撤销原审判决第三项,并判令兰树华承担还款义务。

  

  被上诉人兰树华表示服从原审判决。

  

  被上诉人张晓艳表示服从原审判决。

  

  被上诉人赵敏未上诉,但提出两点异议,瑞银公司未能提交有效的证据证明实际付款的数额,案涉债务应当属于张志弘、兰树华夫妻关系存续期间的共同债务。

  

  本院经审理查明的事实与原审判决认定的事实一致,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合法的典当合同受法律保护。案涉典当合同是当事人真实意思表示,内容不违反法律规定,是合法有效的合同。本案的争议焦点是案涉债务是否属于兰树华与张志弘夫妻共同债务。

  

  上诉人瑞银公司主张,案涉债务产生于兰树华与张志弘夫妻关系存续期间,且兰树华对案涉债务知情,兰树华应当承担还款责任。

  

  被上诉人兰树华主张,首先,案涉债务是张志弘在夫妻关系存续期间,张志弘向瑞银公司出具了虚假的离婚手续,进而抵押房产而形成了债务,故在借款当时瑞银公司认为张志弘是处于离婚状态,即债务人是张志弘个人;其次,兰树华不知道案涉债务的存在,瑞银公司亦未能证明此节事实,综上,案涉债务不是夫妻共同债务。

  

  本院认为,首先,案涉典当合同签订之时,张志弘向瑞银公司出具了虚假的离婚手续,故瑞银公司就该合同的相对人是张志弘;其次,瑞银公司未能提交有效的证据证明兰树华对案涉债务知情,未能证明案涉款项用于夫妻共同生活。故对瑞银公司的此项主张,本院不予支持。综上,原审判决并无不当,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10560元,由上诉人大连瑞银典当有限公司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 二〇一四年三月二十五日

  ???


网友评论
     
    推荐阅读
  • 微信公众号

  • 手机、平板客户端